☀️

菩萨行的秘密—《入菩萨行论》讲解—彭措郞加堪布



作者佛子希瓦拉,出生在印度南方一个名字称作“绒波”的地方,他的父亲是当地的国王,名字称作盖维高恰(善铠甲),他的父亲给他起名为希维高恰(寂铠甲)。

在希瓦拉很小的时候,一直都能够表现出大乘种姓的种种作为,比如说恭敬比丘、爱护臣子、扶弱救贫、施医施药等;并且就在一心不知不觉地实践着菩萨行的过程中,他很快就学习、精通了十八种技艺;尤其他从一个修行人处学习了一种文殊菩萨的修法,很快他就亲自见到了文殊菩萨的真容。

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大家都准备让他继承王位。就在他即将登基的前一天晚上,他在梦中来到了大殿之上,看到珍宝造就的王座上面,安坐着文殊菩萨,而文殊菩萨就对他说:“我的儿子啊!这是我的座位,而我是你的师父,你和我是不能坐在同一个座位上的。”

当他从梦中醒来之后,就想着继承王位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此就毅然决然地断除了对王权的执著,很快地逃离了王宫,来到了那烂陀寺。

在那烂陀寺,他拜所有五百班智达中最出色的加瓦拉(佛天)大师为师而出家,并且得到法名希瓦拉(寂天)。

在希瓦拉大师出家之后,他就一直在从文殊菩萨那里学习着种种的三藏佛法,并且在实践着所有的法义;而且他还将佛法中最重要的学处内容,整理成了一部著作——《学处总集》;而将显教的主要内容整理成了另外一部作品——《显教总集》;也撰写了这部论著。总之,他内在的断、证功德都已经非常圆满,但是却不被任何人所知晓。

从表面上看来,希瓦拉大师自从出家后,在那烂陀寺的其他僧人眼中,这个人整天就是吃饭、睡觉、闲逛,他们甚至还将这三种行为的字眼合在一起,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布宿顾瓦”,根本就不念经、不讲经、也不做任何僧人应当做的劳务。其他僧人就认为,这样行为方式的人,实在不应当继续呆在这个著名的佛教寺庙当中,但是又不好直接将他赶出去,因此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让比丘们轮流讲经,因为他什么经都没有学过,也没有讲过,到时候他自己就会知难而退,主动离开那烂陀寺。

就这样,大家都轮流对信众讲法,而每次轮到希瓦拉大师讲法的时候,他都会说“我什么都不会”,推脱过去;这样过了几次之后,大家认为一定要让他出一次丑,就找到了加瓦拉大师,让大师要求他讲经。等加瓦拉对希瓦拉说了“这次一定要讲经”之后,希瓦拉大师也就爽快地答应了。这下子其他的僧人都疑惑不解了,到底他是会讲经还是不会讲经呢?

为了彻底打消大家对自己的疑惑,希瓦拉大师就安排人在那烂陀寺大殿外面的广场上,搭建起来一座高高的法台,置办了丰富的供养之物,并且在讲法的那一天,在无数信众和比丘的注视之下,谁也不知道希瓦拉大师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样上到那个法台上去的。这下子,大家的心中就更加嘀咕起来了。

这个时候,在法台上安坐好了的希瓦拉大师,对下面的大众提问:“你们是想听过去曾经听过的法呢?还是想听一个过去根本就没有听过的法呢?”

因为大家都非常地疑惑不解,就说想听一个没有听过的法。

希瓦拉大师就想:《学处总集》太长,《显教总集》太短,要说言简意赅,最适合在这里讲述的,就属《入菩萨行论》了。

因此,大师就坐在高高的法台之上,开始讲述这部《入菩萨行论》。众人也在下面听得如醉如痴,同时也有非常多的人亲眼看见在前面的虚空中,真实地出现了文殊菩萨的真身,这才相信:原来外表看来只懂得吃、睡、转的一无是处的反面典型,原来竟然是一个真正的成就者。

就在希瓦拉大师讲述到第九章智慧度的“何时实法非实法”的时候,希瓦拉大师就和空中的文殊菩萨一起,越来越高地飞上了高空,并且在身体看不见的情况下,将整个论著的内容宣讲完成了。自此,希瓦拉大师也就被那烂陀寺真正地认可了。

就在听法的众人当中,有不少人通过自己的记忆,将《入菩萨行论》进行了整理,但是总共整理出来了七百颂、一千颂、千余颂等多个版本,而且互相谁也说服不了谁,都认为自己所整理的就是最准确的。

尤其是在《入菩萨行论》中还提到了要大家学习《学处总集》和《显教总集》这两部著作,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两部著作到底在什么地方。

因此,当大家听说希瓦拉大师可能就在南方的某处佛塔静坐之后,就派两名班智达前去迎请,但是因为希瓦拉大师不愿意回到那烂陀寺,两位班智达就只好将整理出来的内容有差异,并且不知道另外两部著作在哪里的这种情况进行了请示,希瓦拉大师就认可了由中印度班智达整理的一千颂的版本为正确版本,并且说那两部著作就放在自己在那烂陀寺住所的房檐下的孔隙中,是用非常细小的班智达文字所撰写的。并且也将讲述的传承给予了这两个班智达。

之后,希瓦拉大师就去了印度的东部,在那里通过显示神变,令两个正在征战的国家停止了战争,并且两国的人都开始信仰了佛法。

在玛噶达西面不远的地方,有五百持邪见的外道修行人聚集在一处修行,在遭遇到当地的灾害之后,他们发出了一个心愿:只要有谁能够将我们从没有饮食的苦难中解脱出来的话,我们就会信仰他的教导。希瓦拉大师就用满满一钵盂的大米粥,经过自己的入定加持之后,完全让这五百人都吃得饱饱的,并且引导他们放弃了外道的邪见,进入了佛法的正道当中。

另外在一次大饥荒的时候,希瓦拉大师听说有一群差不多一千人的乞丐几乎都要饿死了,就专门布施给他们饮食,令他们脱离了死亡和饥饿的威胁。

因为有一个东方阿底夏瓦德国王,遭受到了玛杂拉的威胁,希瓦拉大师就专门到了那个国家,对国王进行了守护。

大师拿着一柄有文殊菩萨手印装饰的木头剑,带着一个剑鞘,通过自己在正法方面的圆满性,降服了那些玛杂拉,令整个国家的人都摆脱了伤害,因此也就得到了广泛的恭敬和赞誉。

在忌妒心的作用下,有些大臣就跑到国王跟前,对国王说:“那个人是一个弄虚作假的人,他拿着一柄木头剑,怎么能够保护国王您呢?”他们还劝国王将这件事情搞清楚。

国王听到这种事情之后大怒,就将所有的人都召集到一起,挨个地察看他们的兵器,等到了希瓦拉大师跟前的时候,国王也让大师将自己的剑亮出来看看。

大师说:“只要将剑抽出来,就会伤害到国王您的。”

国王并不相信这句话,仍然坚持要看看这柄剑。

希瓦拉大师就说:“既然如此,那就请国王到僻静的地方,并且要用手护住一只眼睛,只能用另外一只眼睛来看。”

国王为了搞清楚这柄剑的真相,也就答应了这个要求,只见希瓦拉大师将剑刚刚抽出来一部分,那四射的光芒,就将国王的眼睛刺瞎了,并且眼珠都掉到了地上。

在场准备看笑话的大臣和国王本人,全部都害怕异常,不断地请求大师的原谅。

希瓦拉大师就将剑又收了回去,将国王的眼珠重新纳入了眼眶之中,并且在加持之后,令国王恢复如初,并没有经受丝毫的痛苦。

就这样,整个国家的君臣,全部都对佛法生起了大信心。

后来希瓦拉大师就去到了冈底斯神山的南方,身上就好像一个乞丐一样穿着仅仅能够遮羞的短衣,并且以泔水中的渣滓为食。

有一次,一个大臣家的仆人在出来倾倒泔水的时候,不小心溅到了大师的身上,竟然好像将水滴到烧红的铁板上一样发出了滋滋的声音,水都好像煮开了一样,这个仆人心中非常惊讶,认为这一定是一个不一般的人。

这天,有一个外道的修行人,来到这个国家的国王跟前说:“我要在虚空中绘制一幅大自在天的坛城,如果佛教的人不能将这个坛城抹去的话,就请国王下令将佛教的所有寺庙、佛像、经典,用火烧掉,而且要让他们改信我们的教法。”

因为国王自己对佛教具有信心,就赶紧将佛教的修行者都召集了起来,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将这种坛城抹去,但是没有一个人具有这种能力和信心。

等大臣回家苦恼地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家里人之后,那名仆人就将她所遇到的这个奇怪的事情报告了大臣,大臣又将这件事情报告了国王,国王就下令赶紧去找这个修行人。

等使者在一棵大树下面找到正在打坐的希瓦拉大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之后,大师说:“这件事情我可以做。”并且让使者回去报告国王要准备好一盆水、一盆火、两套衣服。国王也照办了。

就在要比试的前一天晚上,外道修行人提前在虚空中打好了整个坛城的线条,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用种种的颜料绘制大自在天的坛城了。

等到他差不多绘制好坛城东门部分的时候,希瓦拉大师就开始进入了禅定之中,只见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大风将虚空中的坛城,连同整个的线条,都刮得一干二净,整个王城的大树、花草等全部都摇摆不定,人们也根本就站也站不稳,漫天的灰尘遮天盖地,伸手不见五指,外道的修行人也被大风刮得连影都看不见了。

国王和王妃两人的衣服都被刮飞了,身上满是灰尘,什么也看不见,也冷得不得了,大师从自己的眉间放射出来光芒,指引着国王和王妃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就着那盆早已准备好的火取暖,用那盆水净身,把那两套衣服穿起来。

之后,就在国王的命令之下,将所有的外道寺庙、塑像、经卷等全部都摧毁一空,而另外修建了不少的佛教寺庙和塑像,并且整个国家的人,也都成了佛法的虔诚信徒。

甚至当地从此后还有了一个名字:外道失败之地。

虽然希瓦拉大师一直都在说自己仅仅只是个普通的修行人,但是甾达日大师说他是“文殊化身希瓦拉”;希日阿炯乃大师也认为他是登地的圣人菩萨;比布迪增扎大师也称赞他是“佛教大师人虽众,难见希瓦拉般人。”

在希瓦拉大师的作品当中,《学处总集》内容庞杂,《显教总集》则略显单薄,而言词虽少,但是内容却非常完备和详实的,就属这部《入菩萨行论》了。

正是因为这部论非常重要,因此传说在印度,光是这部论的论释,就先后出现了一百零八种,而收录在藏文大藏经中的,仅有差不多十种左右。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9mdeR-R1fT1fwj3QDe3B6g

密码: gujk

评论
热度(1)
© ☀️ | Powered by LOFTER